今天是:
您的位置:首页 >> 最新文章

林彦俊满舒克好妹妹揭秘中国第一档打歌节目的幕后故事老鹰乐队

时间:2019-12-09 12:54:47 来源:小风娱乐网 浏览量:1

文 | 蜡笔小心

夏天音乐综艺的喧嚣刚刚过去,似乎爆炸的市场也随着初秋的微凉也一并安静了,但是有一档节目却选择了在这个时段持续发出声量。作为”偶练“原班人马打造的《中国音乐公告牌》,再次对准了打歌这一小众文化切口,为观众展示出一个多元的、自由度高的,可以容纳各种风格的音乐舞台。

当年轻帅气的唱跳偶像,充满爆发力的说唱歌手,云淡风轻的民谣音乐人,都在打歌舞台上相遇,他们之间会有着什么“碰撞”,台前幕后每个人又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

记者来到了《中国音乐公告牌》正式录制前的彩排现场,探寻这背后的秘密。

林彦俊:更加有“责任感”的年轻歌手

10月9号的夜晚,初秋的北电文创园,一座水立方般的建筑吸引了记者的注意,《中国音乐公告牌》几个大字在夜空中显得格外醒目。不同于外面的寒冷萧索,一墙之隔的棚内现场,彩排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在前辈吉克隽逸的表演趋于结尾时,台侧有一个高瘦的身影悄然出现,他就是几个月前从《偶像练习生》节目中以第五名出道的林彦俊。

“这次舞台从初期到现在,所有东西都是我一直在旁边,看着它一步一步诞生的,中间给了很多的意见,所以我觉得还蛮有趣的”。

对这次舞台有着很大创作热情的林彦俊,对自己的首支个人单曲《YOU》,他选择了一个充满“都市感”的舞台形式,巨大的银色立方体,炫目激光、升降台和冷焰火,让他身着束腰西装站立在中央仿佛“天外来客”,有着些许距离感又饱含着强烈的戏剧张力。

对于追求一流舞美视效的《中国音乐公告牌》节目组来说,1392种灯光,7组连通地面与天花板的巨型LED屏,足够在舞美方面为任何艺人打造一个接近于梦幻的舞台。如同歌手在创作中脑海都会浮现具体画面,音乐中自我表达的抽象性,只能通过具象的舞台形式来呈现,特别是对一首拥有“特殊意义”的歌曲而言。

“这首歌在诞生的过程中非常的曲折,刚拿到这首歌,还没有填词的时候,心里一直在想,这首歌要怎么写,中间换了好几个版本,最后这个版本是我觉得,想要送给大家的一份礼物,以礼物的方式去告诉大家(我的心意)”

谈及《YOU》这首歌创作的心路历程,林彦俊微微蹙眉,用了“曲折和不易”来形容了这首歌艰难的诞生过程。不仅如此,他更是讲到了自己喜欢深夜写歌的习惯,躲在一些封闭空间挤压自己,才能更好的获得创作灵感。

“在创作上我是一个‘深夜型’选手,喜欢窝在很奇怪的地方,比如像衣橱,找一个很密闭的空间,那种快要窒息的空间,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就是会感觉蛮多”

在音乐创作上严格要求自我,同样对舞台也有着“固执”的高要求。根据记者的持续观察,当时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半,距离明天正式登台仅剩17个小时,在忙碌的棚内,林彦俊已经进行了第十几次排练,在舞蹈动作、表演流程、音乐音响上他一直在跟导演组沟通确认,甚至在工作人员调试的间隙也在一遍遍的独自排练动作。

“帮我推音量30”。在林彦俊提出尝试与音乐适配性的要求之后,现场的声控导演立刻给予反应,而同样在现场的导演组,灯光组,摄像组……也在深夜的棚内不知疲倦的配合歌手工作,而这一切服务的核心就是“音乐”。对于舞台和音乐的精益求精,是这档打歌节目纯粹的初心。

在排练为公告牌准备的特殊Part的时候,林彦俊为了使舞蹈更有力度,去寻找感觉将舞台地板踏的掷地有声,更是在无人拍摄的时候,一遍遍伸手指向上方仰头练习结束动作。在采访时,记者提及到如何定义自己表演方式的时候,这个23岁的年轻歌手讲出了一段非常有意思的回答。

“我觉得是营造一个故事,去跟大家讲一个故事,我用我有限的几个因素给大家,看大家能从这个表演中自己领悟到什么。因为我小时候也是受这些伟大的表演艺术家影响,所以还蛮希望跟来看我表演的人,以同样的方式传达给她们”。

对于这个刚出道半年的年轻歌手而言,走出“大厂”乌托邦之后的蜕变成长,被他形容为“像是在社会上独自打拼,会有更多的责任感”。而对于这次的“限量版”打歌舞台的勤奋努力,就是他对于自己和一直支持他的歌迷的责任感。

当时间倒推回二十三小时之前,在同样的彩排现场,两位独立音乐人的幕后故事也在悄悄发生。

满舒克、好妹妹:音乐是表达自我最好方式

当记者来到满舒克的艺人休息室,正在准备接受采访的他,在前几分钟还在跟参与表演的工作人员讨论舞台细节,经历了一个夏天沉浮,他带着自己的一首原创新歌《Can You》来到《中国音乐公告牌》的舞台。真实、不羁、浪漫都是满舒克身上所具有的气质,作为独立音乐人的他,首次登上打歌舞台,跟以往在Livehouse和音乐节中所获得的体验完全不同。

“互动感不一样吧,我觉得livehouse 或者音乐节更随意一点,但是公告牌的话,我觉得需要更丰富一点,而且舞台有装置,所以感觉不一样。”

如同满舒克口中所说的互动感不同一样,“应援”是公告牌节目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无论是演出前后的上下班环节,比普通舞台更近的接触距离,还是更系统化的歌迷应援,不仅给了歌手更多的互动感,更是将观众也变为表演的一部分,从“我”变成了“我们”。

在舞台风格上同样偏向于都市风的满舒克,呈现形式却与林彦俊有着很大差别,巨大的欧洲柱式建筑,复古风的灯光色调,配合萨克斯风的开场,较为简洁的舞台,实则是对《Can You》这首歌内涵的深刻理解而得来的。

“这首歌有两个段落,第一个段落就是比较消极,但又想去变得更好,在变的过程中有挫折有经历,负面情绪会多一点。第二段就是我想把能量的东西反过来,告诉大家有经历才会有成长,有压力才会更专注”。

被形容为“阶段性总结”的这首歌,对于满舒克而言,是释放自己与外界对话信号的一次尝试。在彩排的舞台上,满舒克在一段高音之后低鞠着身体,手握麦克风反复唱到“Can You Feel Me?”,撕裂的爆发感像是在反问自己,也像是在问在场每一个听到他音乐的人。

“其实我以前写歌的时候,没有在乎别人是不是理解我这首歌,以前写歌就比较自我一点,这次我想试着用我的歌词、用我的旋律去问我的听众,有没有真的理解我”。

从音乐里渴求听众的理解,这也缘于现在的满舒克与原来的不同心境。从地下歌手到逐渐高人气,再到一步步踏上主流舞台,他也在不断的发生改变,就如同过去的他,也许只是随便搭配一件外套就去演出,而在形式感更丰富的打歌舞台上,他会用更加精致的外在去传达他的音乐。就像他接受采访时所说的,不管环境和格局怎样变化,他依然是那个在保持真实的说唱歌手。

而在主流市场与小众人群的平衡里,有一个非常具有代表性的音乐人,他们就是好妹妹。而记者见到秦昊和张小厚两位歌手时,他们在后台其实是一个非常放松、开玩笑的状态,就如同他们的音乐风格一样轻松和带给人快乐。

在昏暗的舞台灯光下,一道留声机的光影慢慢从荧幕中显现,曾经的经典凤飞飞的《追梦人》宛如从半空中飘来,空灵又飘渺,CD一样稳定,好妹妹的声音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就是拥有非常层次感的体验。对于舞台设计为什么选用留声机这种元素,好妹妹是如此讲到《追梦人》这首歌他们想表达的意义。

“用留声机这种元素,是想看能不能把大家带回过去,而且这些歌恰好可能是她们的爸爸妈妈们年轻时候的青春的回忆,所以(这首歌)也可以形成一个桥梁。我们发第一首歌的时候,我妈就说啊这首歌真好听啊,原来她的青春时期他听到过这个音乐,我们自己来唱,我可以跟她唱同一首歌,这个感觉,蛮有意思的”

从豆瓣红人到工体的万人演唱会,好妹妹一直是游走在主流领域非常成功的音乐人,这不仅是因为他们音乐风格偏受年轻人喜爱,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于主流市场的接纳态度,聊起如何看待各种类型的音乐人在公告牌上并存这一现象,张小厚的回答非常的坦诚。

“觉得更自由了,比如之前听很多说唱类的音乐,有些歌词写的真的很好,嘴皮子,他那个节奏很厉害,就让我看到新的音乐的可能性,包括团体的,现在男团女团,原来练舞他们那么难,平时还要上声乐课舞蹈课,就是你看到更多类型音乐人他们背后的努力,所以我觉得挺好的,很好的地方就是把所有音乐放在一个平等的面上去看”。

如同好妹妹所说的一样,《中国音乐公告牌》给各种类型的歌手提供的是一个包容平等的舞台。观察下这几年的音乐市场发展情况,从05年左右青黄不接的情况之后,一直出现的是圈层爆款,民谣、说唱、摇滚音乐人都在自己的领域里“独自美丽”,但如何打破圈层能让更多的主流观众看见,是难题也是考验。很多综艺都在尝试让小众文化之间发生联系,往往陷入剧本痕迹太重的窠臼,缺少一个能够任大众选择的自由的音乐舞台。

在公告牌地下二层的艺人休息室里,门与门之间距离并不远,同一层的歌手其实是可以互相走动的,比如满舒克就携带了自己的专辑《Young Jack》去送给了所有同期的音乐人,在中间交流的过程中也非常愉快。而林彦俊在之后的采访中也坦言说满舒克是自己初当练习生时候的偶像,听过他非常多作品。然而不到一两年的时间,他们却可以在打歌舞台上相遇,这种奇妙的际遇,是音乐把他们联系到了一起。

“其实我们出道的时候有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市场下留给音乐这个方面的领域是有限的,这个节目的诞生意味着我们有更多更好的方式,去表达我们在音乐上想表达的东西,之前可能更多是综艺和戏剧上,所以来参加这个节目我是保持着非常感激的心态”。

如同林彦俊接受采访时所说的这番话,对于刚出道的年轻歌手而言,有能够展示自己音乐作品的平台,在不断压缩的音乐市场其实是非常难得的存在。而对于另外两位音乐人之间,能够有一个“豪华版”舞台帮助更多独立音乐人呈现自己的作品,对于音乐圈来说也是一种良性循环。

“打歌是对一首歌曲的尊重,因为你给了这首歌新生命”,另外像尚雯婕、胡彦斌一样在乐坛深耕多年的主流音乐人,对打歌舞台的评价也非常之高。不管是好妹妹一样的老歌新唱,满舒克的走心励志,还是林彦俊的酷炫舞蹈,都是重新赋予一首歌新生命的方式,这一切都在中国第一档打歌节目《中国音乐公告牌》的舞台上正发生。

END

幽诺女神怎么代理

郑州代办公司

虫草价格

相关阅读
友情链接